清酒离歌。

清风是你,明月也是你。
爱是你,情是你。
我爱你。

【邱蔡】小短文

就我比较没有文化 不 是特别没有文化 所以我起不出题目

而且我不是武当也没有武当亲友就 欧欧西瞩目 是真的会ooc

就受不了的就可以点叉叉了qnq

就我觉得这个梗就很容易emmm撞梗 如果撞梗就都是我的锅

最后坐标笑醉春风想找大佬跟我一起玩xx




如果被屏蔽了我就没办法了qvq

用大号发文就没人认识我x 不容易掉码qvq 最后想要小心心和评论w

【执离】小段子

本来是一个专门哄基友的小段子
ooc已经突破天际
其实只是之前的囤货
没上课之前实在是很无聊
小可爱们不要大意的来找我玩啊23333


莫澜像往常一样走进执明的寝宫的时候,就又一次看见了辣眼睛的一幕。
执明靠在慕容离旁边,一脸宠溺地看着慕容离替他批奏折,周围有下人想给慕容先生端茶送水,就对上执明杀人一般的目光。然后再转回去看向阿离的时候,又恢复了一脸的宠溺和甜蜜。
卧槽,辣眼睛。莫县主捂着眼睛退了出去,假装自己从来没来过执明的寝宫。
莫澜在走出宫回府的路上,看见了脚步匆匆地太傅大人,莫澜识趣儿地往一边一躲,这位太傅大人从来都和他不太对盘,让太傅大人去辣辣眼睛也好,莫澜想。
莫澜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思,跟在太傅大人后面,又回了执明的寝宫。莫澜探头一看,就看执明还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丝毫没有注意到急匆匆敢来劝谏王上勤于朝政的太傅。
“王上。”太傅刚一出声,就见执明“噌”地一声站了起来,往慕容离身前一挡。
“太傅怎么又来了?”执明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左右的侍从,一脸,你们谁又把他放进来了的不满。
“王上啊,你要勤于政事才能让我们天权国即便有战争也能安全啊王上。”
“哎呀太傅,你们每天都没别的事情么?没有事就别来烦我了。”执明听这位老太傅说这句话得说了好几年了,早就不耐烦极了。
“既然是太傅先生的话,你还是听听好了。”慕容离在执明身后淡淡地说,“太傅大人总不会害你。”
“阿离……那既然是阿离说的,那我就听听好了,太傅你满意了吧。”执明敷衍了太傅两句,又蹭回去蹭着慕容离像一只树懒紧紧抱着树干一般。
太傅大人还想说什么,甫一抬头,看见两个人的状态,只觉得眼前一到白光,妈的辣眼睛。至于一直偷看的莫县主,早已有先见之明地捂住了眼睛,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莫县主想,我还年轻,我还不想瞎。
至此之后,太傅大人和莫县主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来过宫里。
太傅大人说,他还想多活两年,而且作为一个老人家,完全不想看王上秀恩爱。

fin.

【执离】梦里不知身是客

宝宝连不上寝室wifi宝宝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这是一篇ooc突破天际的短篇(:з」∠)_
私设多如牛毛
可能有bug错字病句
我的语文可能是体育老师教的
刀片沾糖……
如果你能找到糖的话_(: 」∠)_
这里雅子小可爱们来找我玩啊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李煜《浪淘沙令》
    天权国的天气一向很好,像这种巴山夜雨一般淅淅沥沥的在深夜下着小雨的天气实在是少之又少,雨打窗棂,声音很小也很大,在这寂静的夜里,即便安静也显得很喧嚣。
    雨滴吵吵嚷嚷的声音扰的慕容离无法入眠,其实自从那天过后他就很少能够在这样寂静的夜里入眠了。
    想的事情太多,红尘里的纷纷杂杂的事情另他无比厌倦,如果没有那场战争,他还可以安安稳稳地做瑶光的少主,而不是寄人篱下在这天权国做一个和瑶光王子重名的乐师。
    越是寂静的夜,他越是感到由内而外的恐惧,黑暗好像在把他紧紧包裹在其中,他不想被黑暗包围,但是,自从做下复仇的决定,慕容离就知道自己这一生就将活在怨恨里了,永远走不出这黑暗了。
    他背负的东西太多,多到他已经无法放下了。
    然后他想起了执明,那个一直活在无忧无虑里的明媚少年,他本来是可以一直这样下去的,天权也不会卷入战争,至少不会这么快。
    对不起啊,执明。慕容离想,你的安稳人生,终究是被我毁了啊。
    执明对他越好,他的内心越是对执明感到愧疚,但是在执明眼里,慕容离永远是那个看起来清高,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但慕容离自己知道,没有任何一个仙人会活在这样的黑暗里。
    有些时候,慕容离沉溺在这种安稳自在的人生里,暂时忘掉所谓的复国报仇。执明是一个很好的人,但他却不擅长做个好王。他会沉溺在执明给的温柔里,不知道今夕何夕,他觉得自己有的时候像一个游魂,就那么没着没落的浮在空中,看着一个混沌的自己,在执明身边,说些什么长乐未央的假话。
    但是假话永远都是假话,就像面具永远都是面具。
    假话说的再多也不会成为真话,面具戴的太久也不会成为自己的面皮。
    慕容离知道这些,所以一开始他总怕对视上执明的眼神,怕他在自己的眼里看见一滩死水,是无波无澜的水面,永远不会被水打动溅起波澜。但是执明似乎有些什么魔力,只有他能够在这滩死水里看到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涟漪。
    悠悠的荡开,又归于沉寂。
    时间过得太快,这些快乐的日子总是过的那么快,快到好像拨快了时钟的时针,还没来得及好好品味就已经再也无法触碰,没有资格去打扰了。
    天下大乱,英雄辈出,只是再也没有情爱。
    悠悠岁月,一别经年。
    流水远去,落花败落。落花想要拥抱风,于是远离了树枝。花蕾想要留住风,于是被留在了原地。
    时间流逝,慕容离现在只能在这样的雨夜里,听着雨打窗棂的声音,怀念过去。
    希望有机会,希望有来生,慕容离静静地端起一杯冷酒,洒在大殿里,晶莹的水珠撞击在地面的声音,清脆琳琅,和吵吵嚷嚷的雨声混在一起。
    如果有机会,如果有来生,执明,我们最好还是别遇见了。慕容离想,愿你的来生,平安喜乐,延年清秋。
    晶莹的泪珠滑过精致的脸庞,安安静静。
    执明,再见。
    下一世,不论江湖之远,还是庙堂之高,就如此,再也不见罢。

fin.

【刺客列传/裘振x陵光】

这是一个可爱的小段子配合宝宝的上一篇食用效果更好喔
小宝贝儿们真的没人吃下我的安利
或者真的没有小可爱来找我玩么?
一个人萌好孤单啊(:з」∠)_
以及宝宝的ooc突破天际(o^∀^o)小可爱们不嫌弃就来一起玩啊

陵光是天璇国的王上,一言九鼎,驷马难追的那一种。
但是陵光爱哭也是宫里早已参透的秘密,但是裘大人不让宫里任何人说出去。
宫里人多,难免就人多口杂,这裘大人本是从前裘将军的儿子,后来裘家做了战败的替罪羊,大家都认为裘振必死无疑的时候,陵光下旨把裘振捞到了自己身边做了死士,虽说是没啥地位的死士,但是却是这宫里除了陵光以外地位最高的人了,有的时候地位比陵光还高,咳咳,至于是什么时候,佛曰不可说。
说回宫里人多人多口杂的问题,总有那长舌的宫人乱嚼舌根,那天两个宫人凑在一起聊起了裘振八卦,说他从前在宫外的时候可算是国民男神哪个小姑娘不把他当做梦中情人,如此如此的风流韵事,聊八卦本不打紧奈何这些话好巧不巧让凑巧路过的陵光听见了,于是不知道哪句惹了陵光,瞬间就红了眼圈,哭唧唧地回了寝宫。
眼见许久没哭过的陵光哭唧唧地回来反倒把裘振吓了一跳,忙问是怎么了,陵光看了裘振一眼,眼角微红的样子看的裘振心里一酸。
“裘振”陵光哑着嗓子开口了。
“臣在。”裘振回答。
“听说你做小将军的时候风流韵事不少啊。”
陵光此话一出,裘振立刻明白了,这又是不知道听了那个宫人的八股吃了飞醋了,于是裘振只好身体力行的让陵光不再吃醋咯。
至于他干了什么,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至于那两个宫人,第二天就让陵光找了个由头给赶出了宫,直到出宫了,两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王上。

fin.

【裘振x陵光】因循不觉韶光换

题目和故事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是一个第一次用lof发文的小透明而且还不太会用

嘛是被基友的基友拖进坑的然鹅被小哭包萌的不要不要的

嘛那啥私设多如牛毛←

文笔不好文风也烂而且可能还会有病句23333完全找不出什么优点 如果你愿意看下去的话

嘛这里雅子 初次见面 多多指教_(: 」∠)_

快来个同好来找我玩啊←








少年不管。流光如箭。因循不觉韶光换。至如今,始惜月满、花满、酒满。 

扁舟欲解垂杨岸。尚同欢宴。日斜歌阕将分散。倚兰桡,望水远、天远、人远。
 
                                                          ——宋祁《浪淘沙近》

裘振已经离开王城近半个月,陵光却觉得好像他已经离开了半年。

那一日是他亲自把那柄匕首递给他,看着他骑着那匹丰神俊逸的青鬃马从城门处打马而出,一骑绝尘。也许他曾经回首望过这伫立城墙上的人,但终被马蹄踏过扬起的飞烟遮住了视野,在模模糊糊,朦朦胧胧中,两个人告别,然而陵光知道,这一去或生或死,或吉或凶,都只能裘振自己担着了。

陵光是天璇国的王,而裘振是陵光的死士,换句话说唯王命是从。

此时陵光正坐在朝堂上,底下的大臣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与瑶光的战争,今日的天璇王城阴雨绵绵,滴滴答答的雨声分明极细弱,但听在陵光的耳朵里,却好像比这些大臣的议论声还要吵闹,陵光没来由的生出一股厌烦,他又想起了裘振。他第一次看见裘振的时候,不是这样的雨天而是阳光明媚的天气,年幼的陵光第一次见到父王为自己选择的伴读,裘将军家的公子,裘振。

是的,裘振并不是像其他死士一般从小就是养在宫里,只为保护历代天璇王而生的。曾经裘振也是鲜衣怒马的少年英才,曾是天璇国裘将军的儿子,不论朝堂上,街巷间,都流传着裘家公子的佳话。像什么凡是裘公子经过的地方,都会有貌美的少女扔来新鲜水果以表自己对裘公子的爱慕之情,那时的人们表达爱意的方式没有雕琢,不加修饰,简简单单,朴朴素素。裘公子不仅家门煊赫,有曾经是天璇国现任国王陵光年轻时的伴读,更是有许多朝堂里的大臣争先恐后的将自家适龄的女儿介绍给裘将军,意图同享荣宠。

但是裘振却没有接受任何一个人的提亲,直到有一天祸从天降。天璇与瑶光之间的战争因为啟昆帝的加入而变得复杂了起来,天璇国多次失利,于是便将这失利的责任推到了裘将军头上,一时间抄家,封府,削爵为奴,一切来得那么突然,本来煊赫一方的裘府败落的是那么迅速,多少曾经哭着喊着要和裘家结交的氏族纷纷避之唯恐不及,多少大臣庆幸着当初没能将女儿嫁给裘振,免遭牵连之苦。

很多人不知道裘振为何拒不娶妻,只当是这裘小将军眼界高看不上这些所谓的名门闺秀,然而其中原因陵光却是知晓的,因此陵光一听说裘府所有男丁入狱的消息后,第一件事便是不顾身份地去大牢里看望裘振,彼时的裘振早已没有了裘小将军的气派,但见了他却依旧是温文儒雅。他问他愿不愿意舍了裘家的身份,留在他身边做他的死士。他答应了,陵光知道他会答应的,因为一直以来,只要是他提出的要求,裘振都会应允,从来未曾忤逆他的意思,从伴读的时候就是如此,现在依旧如此。

陵光记得很多不一样的裘振。

光鲜的,落魄的。神采飞扬的,失魂落魄的。

但每一个不一样的裘振都会对他格外的信任,哪怕陵光让他去刺伤啟昆帝,他都未曾说出过半句拒绝的话。

因为他不曾拒绝,所以他只能这样站在城墙上看着他只身一人打马而去,或者坐在朝堂上听那些大臣议论国事的时候像这样分一丝心神去想一想那个人的音容笑貌,这一去他知道是虎穴龙潭,一旦失败,那清秀俊逸的人他可能今生今世都没有办法再见到了。每次想起,陵光都会感到心悸,但转念一想自己这唾手可得的江山,又觉得派裘振求刺杀啟昆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或者说,别无选择。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一转眼天璇和瑶光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之久,而裘振也已经离开了两年之久,时间越长,陵光越是坐立不安,时间越长,陵光便觉得记忆里裘振的样子又模糊了一点,两年了,裘振依旧没有一点消息,啟昆帝没退兵也没有任何啟昆帝除了战报以外的任何消息。两年来,他一直再反省自己,自己派裘振去刺杀啟昆是不是错了。

陵光这矛盾的心情一直持续着,直到那个下午。

丞相满面春风,满脸笑意的来到陵光的寝宫,呈上了一份奏折,陵光打开一看,是边关战报,上面写着啟昆帝被近侍刺杀而亡,天璇大军大破瑶光,直捣瑶光王城,陵光大喜,连忙抓住丞相的袖子,问

“丞相,裘振呢?可有裘振的消息?”

“回王上,”老丞相敛了笑意,表情里带上了一丝凝重,“尚无消息。”

“怎么会没有消息,丞相,传我的旨意,速派精兵去寻,不论生死都得把他给我带回来。”

“是,老臣遵命。”老丞相躬身施礼,退出了寝宫,只留下陵光一个人坐立难安。

裘振,你必须活着回来,你答应我的。

裘振自从刺杀了啟昆帝后好不容易突出重围,啟昆帝在弥留之际对他说的话对裘振触动很大。

一个快死了的人却还在叫刺杀他的人快走,这是一种何等的精神,自己刺杀他,是不是刺杀错了?

然后他想起了陵光,从前他还是裘小将军的时候他是作为陵光伴读入的宫,那日阳光正好,陵光从大殿里跑出来,跑到他身前,努力板起脸,

“你就是我的伴读裘振么?”声音小小的,脸看起来软软的,个子也矮矮的,努力板起脸的样子从内而外散发着可爱的气息。

“我是裘振。”他看着眼前小小只的少主开口。

“我叫陵光,以后你要好好陪本少主读书!”陵光抬起脸看他,努力想让自己看起来有气势一点,但这个姿势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让别人感受到气势,却激发了裘振从内而外地想要一直保护这个人的心思,所以即便后来他派人抄了自己的家,他对他也从未有过恨意或怨言,他的要求,他都尽力满足,只因为自己想一直看着他的笑脸。

正因为如此他才愿意去刺杀啟昆帝,只为保他盛世荣华。

在回王城的路上,他听见了读书人的议论,听见了普通人的议论,听见了茶肆酒坊说书人的神化,其中不乏古板的读书人对陵光派人刺杀啟昆帝持异议态度,有人说如此行事太过暴虐,似是对陵光不满,裘振听在心里,又想起那人的笑颜,便更觉得此事只要自己一人承担即可,陵光不必也惹上满手鲜血。

越接近王城裘振的心思越冷静,冷静的近乎淡漠,未来史官修史时无论给他何种评价,是好是坏,哪怕是没有他只字片语,他都已经无所谓了,只要未来那史书上记载,陵光是一代贤君即可。

在祭天大典上,陵光才终于再一次见到了裘振,那天天下着雨,裘振站在队伍的末尾,叫他,他回首便看见了两年未见得裘振,激动不已。

此时的陵光不知道,这一次见面,才是永别。

裘振来见他,早已报了自尽的心思,为保陵光的盛世英明,他情愿一死。

陵光永远都忘不了裘振死在自己怀里时的样子,强打精神要他做这盛世明君的样子。

陵光想,要这江山又有何用?没有了裘振,这江山坐着却永远少了点什么。他不知道自己对裘振是什么心思,他派他去刺杀啟昆却又害怕他死,这分明是有去无回的任务,如今他回来了,却死在了自己的怀里,只为了自己那盛世明君的声名。

他不愿做这天下人的王上,只想做裘振一个人的陵光。

人人都说天璇国的王上自从裘将军死后好像变了一个人,不理朝政,不问世事,再无杀伐之心,只是把自己关在寝宫里,下雨的时候倚窗听雨。不再征战天下,不再想要万里江山,人人都道是王上失了野心,却不知其实陵光连整颗心都随着裘振一起埋进了土里,裘振自戕的匕首他放在枕畔,就好像那个人还能再回来一样。

后来瑶光的少主秉雷霆之势复仇而来的时候,城破在即,陵光反而笑了,他再也不用思考这天下黎民,再也不用追逐着盛世英名,他终于可以做回裘振一个人的陵光。

—fin—